主页 > 淫淫 >

南京一副熏陶聚众 称念当性用品代言人(图

发布时间:2018-10-11 15:14

  自新刑法修订以来,以“聚众”罪起诉、涉及被告人数最多的一起刑事案件,将于今天(7日)上午在南京市秦淮区法院开庭。该案主要被告是原南京某大学副教授,又因涉及的罪名存争议,引起舆论广泛关注。法院以涉及个人隐私为由,将不公开审理此案。昨天,记者来到主要当事人马尧海的家中,与其进行了面对面的采访。谈到未来打算时,马尧海表示:或当性用品代言人,或隐居深山种“食虫草”。

  2009年8月17日下午一点多,南京秦淮公安分局白鹭洲派出所在一家连锁酒店120房间抓获5名网民。这五名网民被抓获时,正在从事一些不足为外人道的活动——现在被司法机关定义为“聚众”,他们自己则称之为“夫妻旅游交友”。随后,通过对这5名网民的分头审讯,秦淮警方又掌握了一长串名单,并惊讶于参加这一活动的人数之多。随着一个个涉案人员被警方抓获,证词的碰撞交织,焦点都指向同一个人——网名“阳火旺”的南京某大学副教授马尧海。

  三天后的深夜,马尧海被警察从家中带走。马承认,2007年,他建了一个QQ群,名为“夫妻旅游交友”。这个QQ群的群友,平时聚在一起时从事的主要活动,就是相互间自愿进行的性行为,成员相对固定,人数或多或少,性行为的方式也不拘一格,兴之所至,无所不可。在马尧海被警方带走之前的两三个月,他已经发公告解散了QQ群,理由是由于自己生理上的原因,他不想再继续这样的活动。在学校的时候,他依旧当他的教授,正常地给学生上课,直到被抓。

  马尧海给记者看了一份他自己写的对参与“夫妻交友”活动前后经过的回顾。文字写得非常乱,没有系统和条理,记者大概梳理了一下,基本上弄明白了马尧海深陷其中的过程。和第二任妻子离婚后,寂寞苦闷的马尧海有空会去浏览互联网,结果发现一个名叫“亚洲交友中心”的外国网站,其中有“夫妻交友”。出于好奇,马尧海注册进去,发现这个栏目下面的人玩的是交换配偶的性活动。“这就像喝酒一样,有的人喝了一口认为好喝,就一直喝了下去,有的人喝了一口认为难喝,从此不喝了,完全是自愿的,没有人强迫你”,马尧海这样描述他对此类活动的观点。就在马尧海注册这个网站前后,网络上也涌现了各种夫妻交换游戏QQ群,一个浙江的朋友建群拉马尧海去做管理,马尧海发现群内人员常常发淫秽低俗图片,QQ群很快被封。马尧海又参加过几个类似的群,都因为这个问题被封了。

  2007年左右,马尧海自建了“夫妻情侣自助旅游”QQ群,并立了三个原则:一、不组织聚会;二、谁发图片就踢了谁;三、不谈政治。马尧海说,他们讨论的话题限于性知识、夫妻性生活、性知识美文欣赏、性小康探索等内容。进群人员开始时通过视频、照片验证,但后来出现了假照片、假视频,验证这一关也就懈怠了,进群也没有什么严格要求。

  马尧海认为,自己虽然是群主,但从来不组织活动,如果有人表示要组织活动,自己就踢。“有几个家伙动不动要组织活动,这和我过去建群的初衷相差太远。就在这个时候,进来一对南京夫妻,妻子子宫切除后,夫妻想出来参加夫妻性爱游戏,还不了解,还没有见面熟悉,这个男人就一定要和我的情人玩性游戏,我的情人开始只想找个机会看看,不想参加活动,那对夫妻竟然用语言威胁我,我骂他们,他们似乎无所谓,我就告诉他们要删群,但不知道什么原因删不了,我就一口气踢了八十多人,踢不动了,就再没有进去过这个群。”

  马尧海说,他当初建这个群,是有再找个老婆的想法在里头的,“那些参加活动的,后来有两对真成夫妻了。”记者发现,现实生活中的马尧海,精神世界并不全部沉浸在夫妻交友活动中,事实上,他经常在网上发表自己的评论,只不过最新的一篇评论是有关他自己“聚众罪”的问题。

  因为不承认自己组织了活动,马尧海一直认为自己是没什么过错的。那么这些人每次玩性游戏是怎么聚到一起的呢?马尧海说,就是通过出去游玩,然后大家说玩一玩,就脱脱衣服互相看看,想做的就做一做。而且,大部分人都不是通过网络进来的,这更证明自己这个群主不是组织者。

  “都是熟人带熟人,QQ上很多这样的群,成员都有交叉的。有时在这个群里混熟了,会把其他群里的人带进来,但太乱也不行,我们坚持淫而不乱,有个银行的职员,本科毕业,每次来带的女人都不一样,后来我们就不让他来了。我这个人不喜欢刨根问底问东问西的,你愿意来就来,遵守我的规章制度就行,你的文化水平收入身份什么的都不重要。”马尧海说,参与他们游戏的,最小的20岁,最大的比他还大两岁,大专文化的居多,本科以上的少。

  “我认为,参加我们这个活动比搞第三者要高尚,因为我们这个活动很真实,参加活动的夫妻之间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很多男人都是为了让自己的老婆快乐才参加这个活动的,他们自己不能满足自己的老婆,夫妻感情又好,就让老婆参加一下这种活动,有什么不好嘛。搞第三者偷偷摸摸的,见不得人,不如我们。我的一些学生们知道这事后,也比较体谅我,不认为我是犯罪。”马尧海这样评价自己参与的性游戏,他认为这不是犯罪,他对“聚众”这个罪名毫无概念,要是知道就不干这些事情了。

  为马尧海辩护的陕西律师姚永安认为,刑法301条规定的聚众罪,是指召集他人胡乱进行的猥亵性交行为,而马尧海从事的活动属于性游戏,是在双方自愿的情况下一男一女单独进行,没有胡乱性交,而且进行了两年多,也没有影响社会秩序,不构成聚众罪。

  记者采访马尧海时,他正准备给八旬老母做饭,“我现在是监视居住,每天没什么事,就是照顾照顾老妈,学校的工作我已经辞了。我对未来的打算有两个,一是当安全套和成人用品代言人,还有就是隐居深山种食虫草,我认为这种草将来会很有市场”,马尧海说,“不是因为这种草能壮阳,而是因为把它放在家里,家里就没有虫子了,都被它捉住吃掉了。”

  除了想找个结婚对象之外,马尧海觉得自己加入性游戏聚会的最深层原因还是自己两次不幸的婚姻,以及家族的精神病史。马尧海的第一次婚姻结束于1992年,第一任妻子办好了去美国的所有手续,买好了机票,都准备走了,马尧海才知道。“我们结婚九年,她是工厂技术员,工资比我高,有奖金的,别看我在学校,收入很少的”。马尧海说,第一任妻子走的时候,他和对方讲,在美国过不好就回来,我们再复婚。“她们到了国外就知道了,其实外国男人比中国男人还要糟糕……”马尧海思维跳跃性比较强,突然开始数落起外国男人的种种不是来,边说边狠狠吸了两口烟。

  第一任老婆最终还是没回来,马尧海也知道这种结果,他很快就有了第二春。现在看起来,这次婚姻不应该叫第二春,应该叫“第二冬”才对。在马尧海眼中,第二任妻子性格古怪,弄得他非常不开心,日子越过越差,过到最后就像噩梦一样。1999年,他又和第二任妻子离婚了。离婚后,他们之间还在为一些事情争吵不休,马尧海形容他们现在的关系已经是“你死我活”。马尧海和这两任妻子都各有一个儿子,而她们都带着儿子离开了马尧海。马尧海为此异常苦闷。马尧海称,为了避免让自己变成精神病,他才参与了此类性活动,以转移自己注意力。马尧海有家族精神病史。母亲年轻时有精神病,现在患老年痴呆,一个哥哥和一个姐姐,以及一个外甥,都有精神病。(记者罗双江文/摄)

上一篇:三少妇少年 饥渴人妻3女1男猖獗激情群P画面极其
下一篇:没有了